黃鶴樓文學
 
首頁 • 全本
玄幻 • 奇幻
武俠 • 仙俠
都市 • 言情
歷史 • 軍事
游戲 • 競技
科幻 • 靈異
搜索:
 
您當前所在位置:黃鶴樓文學>>我要做門閥

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節 得道多助(1)


簡體手機版  繁體手機版
更新時間:2019-10-11  作者:要離刺荊軻
 
霍光帶著人穿梭在黑暗僻靜的宮闕回廊之中。

石渠閣,在未央宮中,所以要抵達石渠閣,必須先穿過整個建章宮。

哪怕霍光對宮廷熟悉無比,特意避開了主要的宮闕與可能有頻繁衛隊巡邏的地方,但他也做好與巡邏衛隊正面搏殺的準備。

可是,帶著人穿梭宮闕幾近半個時辰,都快要靠近建章宮與未央宮之間的通道。

但,這一路上,霍光遇到巡邏衛兵的次數,卻屈指可數。

即使偶然撞到,也提前避開或者通過藏入附近僻靜的宮闕而完美的躲了過去。

一切都順利到超出想象。

這讓霍光內心毛骨悚然。

因為他很清楚,這很不正常!

非常的古怪!

建章宮的戒備程度與巡邏衛隊的警惕程度,他是很清楚的。

何況如今,還是非常時期,這座宮闕之中,囤積了大量精銳。

那是足以將整個建章宮的警戒水平提升一倍的兵力!

然而……

他走的卻異乎尋常的順利。

仿佛冥冥之中有只手在前方替他開路,為他調走巡邏衛隊,為他分散往來宮闕的宮人,甚至替他打開一道道關卡,提走一個個哨兵。

混跡宮廷二十幾年,從十三歲后就很少離開宮廷的霍光,哪里還不知道,有人在暗中幫他?

而且,那人的地位與權力必定極高。

很有可能就是如今建章宮中天子身邊重臣。

金日嗎?

霍光搖了搖頭,若是金日的話,此刻就不該是這個樣子。

以其掌握的資源與權力,根本用不著如此。

換而言之……

“桑弘羊還是上官桀?還是別的什么人?”霍光看著遠方深沉的夜色,他自是明悟了過來,有人要拿他當刀使!

不過,他早有這個覺悟。

所以也沒有什么情緒,只是心里面明白,自己真的已經走到了懸崖邊上了。

若是失敗,不止身死族滅,連累無數故舊親朋。

更將遺臭萬年,被徹底釘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!

“吾要感謝你們啊!”霍光在心里說道:“錯非爾等,吾安能有這一線生機?”

本來,這次秘密潛入宮中,就是九死一生的買賣。

而現在,托那人的福,他的勝算與生機,大大增加。

如何不感謝呢?

“使我功成,必以公等首級以謝天下!”霍光握著手里的劍柄發誓。

武庫,已經快到兩更了。

張越命人在武庫內外,點起無數篝火。

洶洶燃燒的火盆,不僅照亮了黑暗的夜色,也照亮了無數人的人心。

篝火燃起后,不過半個時辰。

便有數十位公卿列侯勛臣使者來到武庫,拜見張越。

他們的目的,自然是來探口風的。

而這也是張越之所以命令按兵不動的原因之一。

不如此,怎么能告訴整個長安的有心人鷹楊將軍張子重在武庫呢?

若其他人不知道他張子重在這里,又怎么會找過來?

他們不找過來,張越又怎么這么快的與他們達成一項項交易呢?

畢竟,他不是單純的武臣,不能只想著怎么爽,不能知顧著快意恩仇。

他還得想想怎么收拾殘局,如何收拾人心,如何在事后向天下解釋,又如何安撫天下州郡的英雄豪杰!

這樣,他就不得不與那些掌握權力,特別是在地方上有著巨大影響力的公卿貴族們好好談談了。

不求爭取他們變成朋友,只求他們莫要礙眼,不要搞事情。

當然了,這些人,只是開胃菜而已。

不過是些小蝦米。

所以,張越只是見了他們一面,然后就將事情丟給部下去處理,讓手下將官們去扯皮。

而他本人則依舊站在這武庫城樓上,靜靜等候著。

就像無數年前,姜太公垂釣于渭河之畔時一樣,張越很有耐心。

來或者不來,是別人的事情。

等或不等,則是他的態度。

欲做大事,態度很重要!

不能學項羽,大業未成,便耍起了天下共主的脾氣與威風。

那不僅僅是沐猴而冠,平白叫人看輕了自身。

更是生生將可能的朋友變成敵人。

于是,在最巔峰的時刻,項羽卻失去了天下,自刎于烏江。

兩更剛過,張越就等到了他想要等的人上官桀之子上官安。

“侄兒拜見叔父大人!”上官安在田水的引領下,來到張越身前,大禮參拜:“大人千秋!”

張越看著這個自己還大的侄子,笑了一聲,道:“賢侄此來,可是身負王命?”

他故意拱手問道:“未知陛下有何詔命?”

上官安聽著,尷尬的笑了笑,拜道:“小侄此來,并非替陛下而來,乃是替吾父及幾位明公而來……”

“哦!?”張越笑了。

這就是他在等的事情!

或者說,他在等的其中一個答案。

正治嘛,就是這個樣子。

昨天,還哥倆好,明天可能就生死相搏,不死不休,而昨日還在打生打死的兩個死對頭,今天也可能為了一個共同的敵人或者目的而走到一起,親如兄弟。

在這個骯臟的正壇上,沒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。

一切,皆是由利益、局勢所驅動。

所以,歷來能在這上面呼風喚雨的,不是英雄就是梟雄。

一根筋的玩家,真的不要玩這個游戲。

那會要人命的!

而毋庸置疑,張越也好,上官桀也罷,現在看來,都是這個游戲的合格玩家。

上官安卻是沒有在意張越話里面的諷刺,他笑著道:“叔父在上,今國家危難,社稷有警,家父與幾位明公商議過了,所有人都公推:使能救天下,舍英候誰人能之?愿請大人,以天下社稷為重,及早率部入宮,主持大局,平定叛逆,誅殺逆賊,再造國家!”

張越一聽,立刻明白了上官安此來的目的。

他是來商量,怎么和張越分蛋糕的。

或者說,他是來麻痹張越,讓他在這里莫要輕舉妄動的。

兩個事情,看似矛盾,其實是整體。

分蛋糕是真若張越贏了,他們就有機會成為勝利者,享受勝利果實。

而麻痹也是真的只要張越真的傻到信了他們的話,那么等他們掌握大權,控制住了局面。

那他這個鷹楊將軍恐怕最好的結果,也只能率部遠走河西,然后逆伐長安了。

“賢侄此言繆矣!”張越扶起上官安,大義凜然的道:“如今圣天子在朝,些許叛逆,不過是將死的螞蚱罷了!”

“而吾等只需奉詔從命,便可安枕無憂……”他笑著看著上官安:“賢侄以為然否?”

上官安嘿嘿的笑了兩聲,對張越的話,他當然是一個字都不肯信的。

因為,若這位鷹楊將軍真是大漢忠臣,那他怎么頓兵于此呢?

而也正是因為鷹揚大軍紋絲不動,他父親才著急。

任誰都知道,鷹楊將軍用兵如神,本人更是勇不可擋!

而他現在,率部屯于武庫,牢牢控制著這個關乎長安安危,聯系內外的中軸線。

就等于在這長安城里臥了一頭猛虎。

誰都知道,當鷹揚兵出武庫之刻,恐怕就是這長安塵埃落定之時。

故而,上官安此來,除了協商和探討外,最大的一個使命,就是來打探虛實,看看鷹揚大軍到底有什么想法?

只有搞清楚了這個,上官桀等人才能著手準備未來的計劃。

若連這個都搞不清楚,那么,恐怕所有事情都無從準備。

“叔父大人所言甚是……”上官安厚著臉皮道:“只是……大人就真的不為自己考慮考慮?即使大人不為自己考慮,大人就不為妻妾子孫部曲考慮?”

張越聞言,笑了笑,拉住上官安的手,瞬間完成了變臉:“那依賢侄之見,吾當如何?”

這就是裸的問你們給我開個什么價格?說出來聽聽?

上官安被張越的這忽如其來的轉變給弄的腦子有些宕機了。

好一會兒,他才回過神來,笑著道:“叔父大人,功高天下,小侄愚以為,非大人不能當丞相兼太尉,統領天下!”

說著,他就跪下來拜道:“使叔父大人為丞相兼太尉,四夷必震,天下必安!”

這便是要開一個空頭支票來忽悠人了。

張越哪里會信呢?

開什么玩笑?

丞相兼太尉?!

那要不要再加九錫,贊拜不名,劍履上殿,入朝不趨?

然后再學董卓,去宮里面胡天黑地,酒池肉林?

張越還沒有傻到那個地步!

不過,這一點都不妨礙他笑著對上官安道:“啊呀,吾何德何能,能為丞相、太尉?”

“不過,若使吾為丞相兼太尉,那賢侄必可為光祿勛左將軍啊……”

來啊,互相傷害啊!

但在心里面,張越卻已經有定計了。

他不能像董卓那般,為天下所恨!

那等于自殺!

恐怕前腳他住進丞相府,后腳,關東就已經有十八路諸侯討逆來了。

但現在也沒有學曹阿瞞的空間和條件。

漢室積威百年,漢德未衰,人心未喪。

所以……

他眼珠子轉了轉,心里面已經有定計了:“或許,上官桀等人,可為我所用!”

總得有人去做飛廉、申公豹,去倒行逆施,去為禍天下。看我要做門閥請瀏覽m.shu花ngge.org/wapbook/26272.html,更優質的用戶體驗。

上一章  |  我要做門閥目錄  |  下一章
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,方便下次繼續閱讀.
在搜索引擎輸入 "我要做門閥 黃鶴樓" 就可以找到本書
其他用戶在看:
黃鶴樓文學 -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.vbvorl.live
聯系我們: [email protected]
pk10怎么玩法介绍